氧化

=葱子,主要在lof活动。不扩列。咕咕咕。
是个大女孩。
今天也在拖更呢√
更多看置顶吖!

伪白、瓦瓜、欲沐、蓝a向的新坑—《第五学院》
连载会持续但不定期地更新。
第一篇出炉啦!
用图片的形式发上来了——虽然我知道会压缩画质,但我(滚,你不过是懒得再调整格式

另: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就不打单人tag了吖

置顶

这里是葱子,经常改名字和头像,
是一只写手;瞎写文的魔鬼
:D喜爱绘画,梦想有板子×
置顶稍长,没问题的话 ↓

主磕CP:
佣园 杰裘 猫瓢 伪白 瓦瓜 欲沐 蓝a 豆山!!!
☞‖磕的CP肯定不止这些啊,这只是主磕‖☜
不可拆,不可逆!!!

ky退散ky退散,我不想再强调了,说太多大家也不爱听是吧。
「更文时间不定」 日常拖更✔ 咕咕咕
下一篇文一个世纪后见 【你 

*如果大家有什么意见或见解欢迎私信告诉我!
三次元负担重,希望大家不要催更。

☞顺带说一下,文章发送后大概一个月,如果热度不高过25的话,我就删掉了哦,所以如果有喜欢的大宝贝不想删掉那一篇文章,评论/私信和我说啊!  [其实是想给大家精简一下我产的粮]

:D大概是目标
我会把之前的童话镇大长篇连载进行修改+更文

瓦瓜会有三篇糖和一篇刀(嘤嘤嘤,他们那么地天使,你怎么忍心产刀)

伪白、瓦瓜、欲沐、蓝a向的新坑—《第五学院》
连载会持续但不定期地更新。

还有一个是各位LOFTER的太太们未产过粮的tag,我打算开始灌水,诱使太太们爬墙(滚啊)

论一名实力宠妻对妻子说情话

修仙更文。
*糖
*佣园向
*私设和上一篇文一样
(我才不告诉你我忘了是什么
)另加:奈布现在所在的国家是美国。
*剧情……好的👌也是打电话,比之前那篇文更甜,好吧,实话实说了,后面才甜,不过希望大家能好好看完一整篇文哦。
*没什么屁可放了,各位客官看文吧。


“艾玛?”十分难得,萨贝达竟然主动打电话给伍兹。

宠妻狂魔为何在国外的时候都不主动打电话给老婆,这到底是人性的崩塌还是道德的沦陷。(不是)

为何身为宠妻狂魔的萨贝达今天十分难得地主动给伍兹打电话?平时不主动?受?园佣?艾玛另一面?玛丽苏?(不是)

正经点,(我才不是想水完一整篇文呢)

其实这也不怪萨贝达先生,他十分宠妻但由于工作的关系,很少主动给伍兹打电话,(这是第一次)
都是伍兹给打过去萨贝达的手机的。

“欸欸欸?!”电话另一头的小人好像挺惊讶

“奈布?”

“嗯,是我。”

“怎么今天突然那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伍兹的话里杂着玩弄的语气,是在报复某萨贝达之前的事吗?“不用整天抱着你的策划书了?萨.贝.达.先.生?”

“艾玛?别闹,我知道你是在报复我。”看来萨贝达先生很快就识破了伍兹的诡计呢,或者说……两夫妻之间心有灵犀。

“欸!那么快被识破了吗,好不甘心!奈布,你也太聪明了吧!”伍兹小姐好像很失望呢,毕竟她也想捉弄一下自己的爱人啊。

“艾玛。”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很久,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你……搬来我这吧。”

“……?”伍兹沉默了。

“……”萨贝达也沉默了。

“奈布,我还是不去了吧?我在这边挺好,还有,我搬过去会影响你工作的吧……?”

“不是,艾玛,我……”萨贝达很着急。

“我不想给你造成负担!”伍兹不管萨贝达在说些什么,直接把萨贝达的话打断了。

“……”萨贝达的话被怼了回去,突然哑口无言了

“我……真的不想给奈布你造成负担……呜……呜呜”伍兹哭了,这让萨贝达的心一下碎了。

“艾玛,我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负担。”萨贝达艰难地出声了,听起来带有少许哭腔“我爱你。真正爱一个人,是不会把对方当做负担的。所以,请不要哭了,好吗?我会心疼的。你知道吗?你刚才一哭,我的心突然好像被人揪了一下,好难受,就好像心碎了一地。”

“……”伍兹小姐陷入了沉思。内心是纠结的。

“艾玛?我就是因为爱你才娶你的,不是为了你爸爸的财产,也不是贪恋你那倾国倾城的美貌,我真正喜欢的,是你,不干别人什么事,我爱的,就是一个叫做艾玛的女人。丽莎·贝克?不,我爱的就是现在的你啊!”萨贝达先生,真是一个天使啊。

“奈布……好吧,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爸爸,和他说清楚,然后就立马收拾行李。”

“好。艾玛。”萨贝达的声音沙哑了,但是沙哑的好听,或许是他的声音本来就好听吧……

这样的萨贝达先生,难怪伍兹小姐沦陷了呢~[笑]


小剧场

大丑猫:
肯定会有读者想知道为什么两小只对话时我用的是奈布艾玛,旁白用的是萨贝达伍兹……这就和某个宠妻狂魔脱不了关系了……想知道为什么?因为宠妻狂魔不允许除了他以外的人把自己的妻子的名字叫的那么亲切啊……不要挑战他的耐性,我切身体会过了……不说了,都是泪。

童话镇_[味道]1+2+3+小剧场–[互怼日常]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照搬过来了。
照搬可能会导致格式错误,我没有很细致地检查。[好直白]

*裘杰裘向,注意避雷,别ky。

*怪物和狼人的故事



1.
传说,在魔法森林里住着一只怪物,名叫裘克。

有一个名叫杰克的人贸然间闯进了怪物裘克的领地。

  ……

“咔嚓,咔嚓……”

“嗯?什么声音啊?”杰克小声问到,“妈妈?”

 ……

“对了,妈妈已经……”杰克伤感起来,忽然又听到了咔嚓的声音

“嗯……好像是在那边传来的……要不要去看看呢?嗯……好吧。”杰克鼓起勇气走向森林深处

“吧唧吧唧……”

“咦!”很明显,杰克被吓到了。

“吧唧吧唧……”

“嗯……是……是谁?”杰克小心翼翼地问道,“额……有……有人吗?”

  ……

“吖,我就知道,这里怎么会有人呢!”

“咔嚓,吧唧,吧唧,吧唧……”

“咦!?”十分明显,杰克再次被吓到了,“那个,是谁,不管你是不是人,快出来!”

  ……

回应杰克的只有寂静。

“那……闹鬼?!”

“怎么可能……”杰克安慰着自己。

“就算有鬼我也不怕,他们也拿不了我怎么样!” 杰克大声地冲着森林深处叫了出来。

杰克说完这句话后立马后悔了,因为说什么都不定啊……自己这么做也未免也太……

“好吧,赶紧回家吧!”他望了望天空,“太阳已经到正中间了,好,回家吃午饭啦!”

正当杰克转身要走的时候……

“嗷呜啊!”一个影子从草丛里跳出来,扑到了杰克身上。




2.
“额……好疼啊……”小杰克摔到了地上

“嗷,嗷!”

“额,谁!”小杰克忍痛睁开眼睛“啊,你是怪物吗?”

“呜”怪物叫了一声

“你是在回答我吗?”小杰克高兴极了“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嗷!”怪物又叫了一声

“啊,看来你听得懂我说话啊”小杰克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不管是遇到活生生的拥有人形的怪物还是怪物能听得懂他说话。

“咳,”怪物咳了一声“你好啊……”

“额……啊,怪物说话啦!”

“咳,别紧张,我们修炼成人的怪物都会说话”

“额……你们……?你还有同伴吗?”小杰克很好奇

“额……没有了……”怪物低下了头“他们……三天前……”

“啊啊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小杰克对此十分紧张,因为在他很小时候他的母亲就经常教他一些贵族礼仪了。

“没关系的,我不在意这些……额……那个你别自责了……”怪物抬起头望着他“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啊,不好意思,我叫杰克!”小杰克秒回

“……咳,你好可爱啊……”怪物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个,你好,我叫裘克。”

“裘克……”小杰克琢磨着他俩的名字“嗯……和我的很像哦……”

“……什么?”裘克不明白小杰克在说什么

“名字!”小杰克回答,“我们两个的名字很像哦!”

“……”裘克也琢磨起他俩的名字了……

“嗯!”裘克突然大声叫起来“是很像呢!走吧!”

“?什么?去哪?”小杰克挠挠头。

“还能去哪?”裘克站起身,背朝杰克“当然是去我家啊!”




3.
“……”

杰克想了想……

还是保命重要(小脚丫蠢蠢欲动)

裘克偏头看了看杰克的小脚“……”他这是把自己当做坏人了?裘克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又有什么打算。“你……”裘克终于出声了

“欸!”

裘克看着杰克吓到炸毛了,然后瞬间蹲下抱头蹲下。

这……

“为什么那么怕我啊?你不是狼人吗?”裘克好奇地问着小杰克。

“……”

杰克不出声,这是多怕自己啊?裘克想着,也蹲下身子。

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愈加暖和,杰克抬头,对上了一双装载着星辰大海眼睛。好看极了,杰克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心脏在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漏了一拍。

“……”等等,不是,裘克抱着自己???

杰克脸瞬间爆红。仔细一看,裘克的脸上也有着一排徘红。很淡的,却显得十分不自然,是它的主人在努力克制着吗?

“……”裘克松开抱着杰克的手,见杰克那么久还没回答自己有点害怕,害怕自己吓到了他。“额,杰克,你还好吧?如果我吓到你了,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脸爆红的某杰也慌了,也开始担心自己的行为让裘克难为,“没,没,没有,没有吓到我,我,我……”

“真的没有吗?但我看你好像就是被吓到了啊!”裘克站起身子,理直气壮地说。

“真的,真的没有啦!”杰克大声反驳,一下子的激动让从小出生在贵族的杰克把以前妈妈教给自己的礼仪全丢在了一边。

“那就好。”听杰克这么一说,裘克心中的那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嗯”杰克也放下心了,不,准确来说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得到答案。

“裘克……”

“嗯?”

“你说我是狼人?”

 



小剧场_互怼日常。

裘杰向

裘:杰克。

杰:裘克先生找我什么事呢?

裘:你个伪绅士。

杰:……不好意思,一个拥有修养的人是不可以这么说别人的,裘克先生。

裘:呸,我管你修不修养,大猪蹄子

杰:???大猪蹄子???(这又是什么称号?  一脸懵逼·ing)

裘:怎么,不说话是默认了吗?哈哈哈!

杰:你……裘克先生,做人要有修养。(强颜欢笑,  好生气哦,但还是要保持风度。)

裘:傻×

杰:矮子!(实在忍不住了)

裘:虚伪!(哦呦,伪绅士终于忍不住了吗?)

杰:四肢发达!(那又怎样)

裘:衣冠禽兽

杰:(衣冠……禽兽???)美利坚的下等人先生。

裘:大猪蹄子你还想进我房间了吗?

杰:……

好的,大猪蹄子现在一句话也憋不出来了。
[谁叫他们家只有一间房呢?(没错,住一起)要是不给进房间那就只能睡沙发了吧。据说庄园蚊子最多的季节就是夏天了]

杰裘向

裘:伪绅士

裘:虚伪的英格兰人

裘:大猪蹄子

杰:裘克。

裘:……

杰:小疯子。

裘:干嘛。

杰:还想不想下床了?

裘:……(不敢吱声,毕竟裘克可是知道后果有多严重的。)

杰:不想就好,安分点,你可知道后果,裘.克.先.生。

PS:据说裘克有一个星期没有出过家门口。(←惹怒了杰克)   

求生者一星期都匹配不到小丑。

听卡尔说,大家都以为裘克 死了[bu]失踪了。

(据约瑟夫所说,那时卡尔可高兴了,在这种庄园里终于有事可干了,毕竟他可是入殓师。)

某只大丑猫:我更偏向杰裘。( ॑꒳ ॑ )

论一名实力宠妻如何讨好正在生气的妻子

*设定奈布在国外工作

“奈布,你听得到吗?”艾玛拿起电话拨打了奈布的电话号码
另一头“嗯,听见了,艾玛,怎么了?”奈布拿起电话回答。
“没什么,就是……”艾玛很紧张地抠着放电话的桌子的一角。
“嗯?什么?”奈布对待艾玛,他的爱人,总是那么有耐心。
“我想你了。”艾玛纠结了好久,还是说了出来。
“嗯?就这事?”奈布的话语中杂着玩味。
“哼!拜!我挂电话了!不见!”哦,好明显,艾玛生气了。看来她把奈布的一时玩味当真了。
“诶?别呀,艾玛,我也很想你!”奈布知道艾玛这是当真了,再不说些什么,他就要花上一天的时间来哄艾玛了。他的恋人可是一个对恋爱这种事情很认真的人。
“哼!我才不信!你刚刚还说……”艾玛朝电话大叫。
“别呀!我只是想逗一下你,没想到……”奈布不等艾玛说完,解释道。
“哼!”
“好了,艾玛,大不了我回国时给你买礼物啊!”奈布急忙哄
“……”艾玛犹豫了一下。
“真的吗?”艾玛半信半疑地问道。
“当然啊,艾玛,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嗯?你说是不是?”
“嗯,好,我等你回来!”
“好。”奈布宠溺地说。